黑夜里的微光——盲人师生的音乐之路

2019-11-07 08:32:57
A+A-

新华社福州10月15日电(记者吴剑锋)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桌子上。福州盲校的几名学生通过密集的盲文感觉到他们的手指,他们的嘴唇和牙齿跟着节拍,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敲打出不成熟的歌曲。

这是一群孩子在黑暗中唱歌。56岁的陈俊仁站在孩子们面前,一只手拿着看不见的文件,另一只手有节奏地打着手势。

"盲童通常要比普通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来学习音乐。"陈俊仁说,由于视觉缺陷,为了表演一首歌,他们经常需要记住每个音符和每个键的位置,这比正常的孩子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作为福州盲校的音乐老师,陈俊仁于1991年来到这所学校。在那之前,这里的孩子们从未上过音乐课。

"我能理解这些生活在黑暗中的孩子是多么渴望用音乐来表达他们的感情。"陈俊仁说,移情来自与儿童相似的生活经历。1977年,14岁的陈俊仁因病失明。之后,他在抑郁中度过了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我经常梦见我的同学们都平稳地上了火车,一路向前走。我是唯一一个在跑道上跑步的人。”

有一次,陈君恩路过他的母校。他回忆说,在停学多年后,他在家一事无成。回家后,他写了一首歌“不敢走在这里”。在这首略带悲观的歌结束时,他唱道,“只要我能顽强地走向我的目标,黎明就会在夜晚的尽头出现……”

事实上,陈君恩在远离学校的时候,用自学音乐的方法来消除生活的沉闷。然而,在那个时候,他可能没有想到音乐最终会带来光明来穿透黑暗。1985年,陈俊仁开始学习中国函授音乐学院理论作曲系课程。两年后,他进入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福建省第一名盲人大学生。

陈君恩当老师后,通过教授乐理和演奏乐器,他给了越来越多的孩子用音乐表达情感的机会。

陈俊仁对一名身体残疾的盲人学生印象最深。起初,左手只有两个手指的学生提出要学吉他,但他拒绝了,但最终学生的固执还是感染了他。"我换了吉他的六根弦,这样他就可以用右手按弦,用左手弹奏。"陈君恩说,在师徒的共同努力下,这个原本遥不可及的音乐梦想终于成为现实。

就像泰戈尔的诗《世界痛吻我,让我用歌声回应》一样,在他28年的教师生涯中,他见过无数这样的孩子,他们出于各种原因生活在黑暗中,但仍然渴望用歌声追逐生命的微光。

15岁的郑大洪在和陈俊仁一起学习吉他后转向专业指导,现在已经达到了古典吉他10岁的水平。"我希望将来成为一名音乐教师或作曲家。"他说。

陈俊仁教授的一些孩子在全国比赛中获得一等奖,一些成为福建省残疾人艺术团的骨干,还有一些被音乐院校录取。然而,更多的人最终放弃了他们的音乐生涯。这也是大多数盲人目前面临的状况——在我国,有1700多万视力残疾者,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事普通工作,如按摩。

陈君恩不期望音乐改变孩子的生活,也不期望每个人都以音乐为食。在他看来,音乐比照亮孩子的未来、照亮孩子的心灵更重要。“因为生活在黑暗中,许多孩子会变得孤独,我希望音乐能让他们更乐观,交更多的朋友。”

云南11选5


相关新闻
映像胶东
视听中心
娱乐

© Copyright 2018-2019 tumarre.com 篁里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